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杨户 > 羊祜:没怎么打过仗的名将(武庙七十二将系列)

http://infobilans.com/yh/533.html

羊祜:没怎么打过仗的名将(武庙七十二将系列)

时间:2019-08-02 03:22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  由内容质量、互动评论、分享传布等多维度分值决定,勋章级别越高(),代表其在平台内的分析表示越好。

  原题目:羊祜:没怎样打过仗的名将(武庙七十二将系列)

  李大嘴大嘴读史

  ——史料摘译——

  祜寝疾,求入朝。及侍坐,面陈伐吴之计。疾渐笃,乃举杜预自代。祜卒二年而吴平,群臣上寿,帝执爵流涕曰:“此羊太傅之功也。”——《晋书·羊祜传》

  羊祜病重卧床,请求进京。比及陪皇上坐谈时,当面陈奏伐吴的策略。病情慢慢加重,就举荐杜预来取代本人。羊祜身后二年,吴国被平定,群臣向武帝称贺,武帝端着酒杯流泪说:“这都是羊太傅的功绩啊!”

  这是一个没怎样打过仗的名将,他身上的标签是“计谋家”,这个貌似比冲锋陷阵更高级。

  没打过仗的人同样能够跻身武庙七十二将的行列,好比张良,比现在天要说的羊祜(hù)。

  先说一个让人惊讶的八卦。

  羊祜身世泰山羊家,他的外公是东汉大儒蔡邕。为什么不间接说他的妈妈呢?由于八卦就在他妈妈身上。

  按照旧规的说法,羊祜的妈妈是蔡邕的女儿,也就是蔡文姬的姐姐或者妹妹。(从岁数上说,妹妹的可能性更大)

  可是,问题来了。良多典籍都说蔡文姬是蔡邕独一的女儿。莫非说蔡文姬在三段婚姻之后,又嫁给了泰山羊衜,生下了羊祜?

  羊祜还有一个同母姐姐羊徽瑜,嫁给了司马懿的长子司马师,后来被尊为景献皇后。巧合的是,还有史乘记录,蔡文姬和她第三任老公董祀也生了一儿一女,此中女儿嫁给了司马师。

  细心探察蔡邕的履历,这位大儒和泰山羊家关系极好,兵荒马乱,蔡邕已经出亡吴会,在羊家混吃混喝十二年之久。

  从时间来推算,羊祜出生于公元221年,若是羊祜的妈妈真的是蔡文姬的话,那么生羊祜的时候,蔡文姬差不多曾经四十多岁了,虽然是高龄产妇,但生孩子也仍是有可能的。

  蔡文姬是不是还有个妹妹嫁给了羊家,又或者姐妹俩生的女儿都嫁给了司马师,仍是这底子就是蔡文姬的第四段婚姻,这些都曾经难以考据了。

  但有一点,羊祜的妈妈是蔡文姬的可能性仍是具有的。

  泰山羊家是个底蕴深挚的大师族。

  从羊祜往前数九代,每一代都有省部级干部,并且都以清廉有德著称,羊祜的爷爷羊续就有一个悬鱼拒贿的故事传播,还因而降生了一个成语“羊续悬鱼”。

  前面说了,羊祜的姐姐嫁给了司马师,他本人娶了夏侯霸的女儿,也就是夏侯渊的孙女。

  这裙带关系,加上羊祜本身的才调,飞黄腾达其实是so easy。

  但面临朝廷的多次征召,羊祜竟然连续不断地拒绝,概况上是清高,但现实上是,朝堂之上,司马家和曹家斗得厉害,羊祜不想掺和。

  想想也是,羊祜和两家都相关系,站队很坚苦,并且很危险,但退一步冷眼傍观的话,不管哪一方胜出,羊祜都有益处,并且等场面地步开阔爽朗再出山,危险也没有了。

  其时,上将军曹爽征召羊祜和王沈两位年青俊彦入朝当官,羊祜找了个来由推托,王沈独自进京,成果在曹爽身后被免官。

  这时候,就看出羊祜的目光了,这可能也是大师族的聪慧。

  高平陵之变后,司马氏逐渐控制了朝廷大权。

  司马师身后,司马昭再次征召羊祜,羊祜继续端着架子,不睬睬这个势力滔天的姐夫的弟弟。

  司马昭没法子,只好用皇帝的名字,公车征召羊祜,间接就是副总理级的中书侍郎。

  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。

  羊祜在野廷仍然连结低调,不拉帮结派,不搞亲亲疏疏那些事,名声很好。

  有才能,又不宣扬,这是带领喜好的一种作风。

  司马昭身后,羊祜成为司马昭儿子司马炎的主要心腹,司马氏篡夺曹魏山河的时候,羊祜的职务是中领军,相当于地方保镳团团长,羊祜不只控制着皇宫的兵权,还兼管表里政事。

  西晋王朝的成立,羊祜功绩很大。

  但即便是从龙之功,羊祜仍然连结着一贯的低调,拒绝了郡公的爵位,只接管侯爵的封赏,坚定不拉仇恨。

  司马炎称帝之后,但愿灭掉吴国,一统全国。

  于是,49岁的羊祜来到了荆州,起头了他终身中最主要的计谋。

  从49岁初下荆州,不断到他58岁归天,羊祜在荆州待了整整九年。

  这九年中,没有什么高烈度的战役,唯逐个次西陵之战,羊祜还打输了。

  其时,东吴将领步阐自动降服佩服晋朝,东吴派陆抗围攻,羊祜则衔命策应步阐。

  羊祜在敌军两翼进攻,派一支孤军深切策应步阐,但打算被陆抗识破,孤军兵败。西陵城破,步阐被杀。

  不外羊祜并没有由于输给陆抗而与之势不两立,反而在之后的坚持中,和陆抗成为同病相怜的伴侣。

  最出名的一则故事就是——

  陆抗有一次生病,向羊祜求药,羊祜顿时派人把药送过来,还说:“这是我比来本人配的药,还没吃,传闻您病了,就先送给您吃。”陆抗手下怕药有毒,劝陆抗不要服用,陆抗一点也不思疑,并说:“羊祜怎会用毒药害人呢?”未加查验就服用,很快病好了。

 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晋、吴两国的荆州边境一直处于和平形态。羊祜在蓄力,陆抗看出羊祜的意图,也没有法子,只好敦睦相处。

  没仗可打,那羊祜这九年干了些什么事呢?不会就是交了一个疑似基情的伴侣吧。

  简单的说,这九年,羊祜写了一封计谋打算书,保举了两小我才,预备了和平的物资储蓄,收成了无数民气。

  一封计谋打算书是出名的《请伐吴疏》,为伐吴作了计谋上的阐发和论证。

  两小我才是杜预和王濬,在羊祜的保举和汲引下,这两位成为日后灭吴的功臣。

  物资储蓄则是以粮草为主。羊祜上任的时候,戎行连一百天的粮食都没有,还需要从别处输送,可是到后来,粮食的积储可用十年。

  羊祜并没有依托连续不断的军事冲击去减弱东吴的实力,而是用怀温和攻心的策略,以德服人。就拿兵戈来说,事后定好时间地址,从不搞奇兵突袭,搞得像谈爱情约会一样。

  边境上抓到吴军将领的孩子,送归去;活捉了吴军将领,释放;收割了吴国的稻谷,用绢布了偿;打死了先被吴军打伤的猎物,仍是送归去……

  羊祜各种仁义的行为打动了无数东吴人,敌方的苍生也尊称一声“羊公”。比及羊祜死了之后,无论是晋朝人仍是东吴人,都为之落泪。荆州报酬了避羊祜的名讳,把衡宇的“户”都改叫为“门”,把户曹也改为辞曹。

  羊祜身后二年,杜预按羊祜生前的军事摆设摧枯拉朽,一举灭吴,完成了同一大业。

  当满朝文武欢聚庆祝的时候,晋武帝司马炎手举酒杯,流着眼泪说:“这是羊太傅的功绩啊!”

  灭吴比如拍一部片子,羊祜完成了脚本,挑好了演员,以至把拍摄费用都筹措好了,羊祜虽然没有参与最初的摄制工作,但比及这部史诗级的片子上映,此中又怎样会没有他的功绩呢?

  前往搜狐,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