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杨户 > 三国时期曹魏权臣)

http://infobilans.com/yh/503.html

三国时期曹魏权臣)

时间:2019-07-30 09:37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  断根汗青记实

  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纂,词条建立和点窜均免费,毫不具有官方及代办署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被骗。详情

  汗青上的今天

  百科冷学问

  秒懂星讲堂

  秒懂大师说

  秒懂看瓦特

  秒懂五千年

  秒懂全视界

  数字博物馆

  是一个多义词,请鄙人列义项上选择浏览(共4个义项)

  三国期间曹魏权臣

  ▪《梦三国》游戏人物脚色

  ▪游戏《真三国无双》系列人物

  ▪桌游《三国杀》中的武将牌

  查看我的珍藏

  (三国期间曹魏权臣)

  司马昭(211年—265年9月6日),字子上(小说《三国演义》为子尚),河内温县(今河南温县)人。三国期间曹魏权臣,西晋王朝的奠定人之一。为晋宣帝司马懿与宣穆皇后张春华次子、晋景帝司马师之弟、晋武帝司马炎之父。

  司马昭晚年随父抗击蜀汉,多有战功。累官洛阳典农中郎将,封新城乡侯。正元二年(255年),继兄司马师为上将军,专揽国政。甘露五年(260年),魏帝曹髦被弑杀,司马昭立曹奂为帝。景元四年(263年),分兵遣钟会邓艾诸葛绪三路消亡蜀汉,受封晋公。次年,进爵晋王。

  咸熙二年(265年),司马昭病逝,时年五十五岁,葬于崇阳陵。数月后,其子司马炎代魏称帝,成立晋朝,追尊司马昭为文帝,庙号太祖。

  452549

  949451

  司马昭为何选用“晋”作为国号?

  2018-02-03 13:02

  本文全面梳理了司马昭为何故“晋”作为国号,以及后世史家又是若何习惯沿用“西晋”、“东晋”、“司马晋”、“牛晋”等习称或谐称的,但愿对列位读者有所协助。

  ...详情

  晋文帝、晋太祖、司马文王

  三国(曹魏)

  河内温县(今河南温县)

  265年9月6日

  专揽国政,攻灭蜀汉;奠基西晋根本

  文王→文皇帝

  司马昭是司马懿张春华的次子,司马师的弟弟,景初三年(239年),司马昭被封为新城乡侯。

  正始元年(240年),司马昭任洛阳典农中郎将。其时正值魏明帝大兴豪侈之风当前,司马昭免去苛捐冗赋,不误农时,苍生大为喜悦。后转为散骑常侍。

  正始五年(244年),上将军曹爽伐蜀时,以司马昭为征蜀将军,作为夏侯玄的副手,率军出骆谷,驻扎在兴势。蜀将王林夜间狙击司马昭虎帐,司马昭对峙按兵不动。王林终究退走。过后,司马昭对夏侯玄说:“费祎占领险峻之地而固守,我军前进得不到作战的机遇,攻坚而不克不及下,应赶紧撤离,当前再作筹算。”曹爽等引军撤离,费祎公然率兵急奔三岭,截其归路,魏军夺得险道才得通过。回到京都,拜为议郎。

  嘉平元年(249年),司马懿曹爽,起头擅权国政,司马昭率众捍卫二宫,因功添加封邑一千户。蜀将姜维侵扰陇右一带,征西将军郭淮从长安出发抗拒蜀军,司马昭晋位为安西将军、持节,屯兵关中,安排诸军。郭淮在麴攻打姜维别将句安,持久不克不及决胜负。司马昭即进军占领长城,南向骆谷设置疑兵。姜维害怕,退保南郑,句安的戎行隔离后盾,率众降服佩服。司马昭转为安东将军、持节,镇守许昌。

  嘉平三年(251年),大军伐罪王凌时,司马昭都督淮北诸军事,率军会师于项。添加封邑三百户,赐给金印紫绶。不久又晋号都督。同年,司马懿归天,他的兄长司马师抚以军上将军辅政,独揽朝廷大权。

  嘉平四年(252年),司马师对吴国策动南征,司马昭统率征东将军胡遵、镇东将军诸葛诞伐吴,战于东关。胡遵、诸葛诞军大北(见

  ),战胜后司马昭曾扣问世人应由谁承担义务,随军司马王仪称“义务在统帅(指司马昭)”,司马昭大怒说:“司马(指王仪)欲委罪于我吗?”,于是命令斩杀了王仪。

  此后,蜀将姜维又侵扰陇右,扬言要攻狄道。魏帝曹芳录用司马昭征西将军,驻军长安。雍州刺史陈泰想走在蜀军前面占领狄道,司马昭说:“姜维攻羌人收取了他们的人质,屯聚粮食,建筑粮仓,而又转道至此,恰是想完成降服塞外诸羌的工作,为后年攻魏作预备。若真的要攻狄道,怎肯事先泄露,让外人晓得?今扬言进攻,恰是预备回师。”姜维公然烧了阵营而离去。赶上新平羌胡兵变,司马昭率军将他们击破,随即在灵州陈兵请愿,北边胡虏被震慑,本来哗变的又来降服佩服了。司马昭因而次军功,又封为新城乡侯。

  嘉平六年(254年)二月,曹芳筹算令、太常夏侯玄、

  司马昭画像

  人欲策动政变。拔除司马师,欲改立太常夏侯玄为上将军,可惜打算泄露,三人被司马师诛杀。同年,司马师对曹芳有所猜忌,废曹芳;立曹髦为帝;贬曹芳为齐王,司马昭参与谋规定策,晋封为高都侯,添加封邑二千户。

  正元二年(255年),毌丘俭文钦等在淮南倡议勤王,司马师率大军东征,司马昭兼任中领军,留镇洛阳。期间,文鸯带兵袭营,司马师惊吓过度,再加上本来眼睛上就有瘤疾,经常流脓,以致眼睛震出眼眶,病重时,司马昭自京都到许昌省问,拜为卫将军。司马师死,魏帝曹髦命司马昭镇守许昌,令尚书傅嘏率六军回京师。司马昭用傅嘏及钟会的策略,本人率军回京。到洛阳后,晋位为上将军,加侍中,都督中外诸军、录尚书事,辅助朝政,带剑穿履上殿,司马昭辞让不受。

  甘露元年(256年)正月,司马昭加大都督职衔,答应“奏事不名”。六月,晋封为高都公,封处所七百里,加九锡,假斧钺,晋号为大都督,带剑穿履上殿。又辞让不受。八月十六日,加赐黄钺,添加封邑三县。

  诸葛诞之反

  甘露二年(257年)蒲月初一,镇东将军诸葛诞杀扬州刺史乐綝,占领淮南起兵,送儿子诸葛靓作人质请求吴国拯救。谈论此事的人请求当即伐罪淮南军,司马昭说:“诸葛诞认为毌丘俭发难轻率急速而导致失败,今天他必然外连吴寇,如许一来,哗变的规模大而步履迟缓。我能够与四方将领结合起来,以全胜之策来礼服他。”于是向皇帝上表说:“旧日黥布背叛,汉高祖亲征;隗嚣违抗,光武帝西伐;烈祖明皇帝多次御驾亲征,都是为了振奋士气,耀武扬威。陛下应临时亲临军旅,使将士得以借助天威。今讨贼诸军约五十万,以众击寡,没有不堪的。”

  同年七月,司马昭携曹髦与郭太后一路东征,征发青、徐、荆、豫四州戎马,并从关平分部门戎行,配合会师淮北。大军至项,让廷尉何桢持符节出使淮南,劝慰叛军将士,申明朝廷逆诛赏顺的政策,初五,司马昭进军丘头。吴国使文钦、唐咨、全端、全怿等三万余人来救诸葛诞,魏诸将迎击,不克不及抵御。将军李广临敌畏缩不前,泰山太守常时声称有疾不出兵,都斩首示众。

  甘露三年(258年)正月初七,诸葛诞、文钦等出来攻击围城军,被诸军击退。当初,诸葛诞与文钦内部不和,到告急的时候,二人彼此猜忌。碰到文钦计议军事时与诸葛诞的看法相抵触,诸葛诞便亲手杀了文钦。文钦之子文鸯进攻诸葛诞,不克不及取胜,跳下城墙降服佩服魏军,魏任他为将军,封为侯,并让他绕城喊话劝降。司马昭看到城上守军持弓而不发箭,对诸将说:“能够攻城了。”二月二十日,魏军攻城,当天城被打破,杀了诸葛诞,夷灭三族;诸葛诞麾下数百名不肯降服佩服的士兵,也被斩杀。

  司马昭弑君

  司马昭之心,路人皆知

  甘露三年(258年)蒲月,曹髦下诏封司马昭为晋公,加九锡,设置晋国,司马昭九次辞让,这件事停了下来,又改为添加司马昭封邑一万户,食三县租税。儿子中没有爵位的都封为列侯。七月,司马昭上奏录用宿世名臣功臣之子孙,量才任职。

  甘露四年(259年)六月,将荆州分为两部门,置二都督,王基镇守新野,州泰镇守襄阳。使石苞都督扬州,陈骞都督豫州,钟毓都督徐州,宋均监青州诸军事。

  甘露五年(景元元年,260年)四月,曹髦被迫再度下诏加封司马昭为晋公,加九锡,司马昭再次辞让,没有接管。

  曹髦见威权日去,国度政事本人不克不及作主,心中不安,又常忧愁被废受辱,筹算在殿上召集百官废黜司马昭。同年蒲月初六夜里,曹髦使冗从仆射李昭等在陵云台摆设甲士,召侍中王沈、散骑常侍王业、尚书王经,愤慨说道:“司马昭之心,连路上的行人都晓得!我不克不及坐等被废之辱,现在亲身率领你们去伐罪他。”王沈、王业急速将此事奉告司马昭,司马昭召护军贾充等作防备。曹髦晓得工作泄露,率领摆布进攻司马昭地点的府邸,达到南阙时贾充率兵自外而入,阻挠曹髦。曹髦声称要伐罪有罪之人,敢有纷扰抵当者灭族,相府中的兵将都不敢迎战。贾充呵叱诸将说:“司马公日常平凡养活你们,恰是为了今天啊!”太子舍人成济刺杀曹髦,戈刃从背上穿出,曹髦在车中驾崩。司马昭闻讯大惊,自投于地说:“全国人该怎样谈论我啊!”

  [13-14]

  过后,司马昭召集百官商议事情的原委。并专请仆射陈泰到一个寂静的房间,对他说:“玄伯,全国人会如何对待我呢?”陈泰说:“只要腰斩贾充,才能向全国人略表歉意。”司马昭说:“你再想一想退一步的法子。”陈泰说:“我只要比这更进一步的对策,没有退一步的法子。”于是司马昭归咎于成济,将他斩杀。据《魏氏春秋》,成济和其兄成倅不伏罪,光着身子跑到屋顶,破口大骂,被军士射杀。

  司马昭弑君之后,与公卿们商议,立燕王曹宇之子常道乡公曹璜为皇帝,改元景元。

  景元三年(262年),司马昭听信钟会的谮言,杀戮嵇康吕安,不久即感应悔怨。

  魏灭蜀之战

  景元四年(263年)夏,司马昭预备伐蜀,与世人筹议说:“自由寿春平定兵变以来,士兵曾经六年没有战事,制造刀兵,补葺盔甲,预备对于吴蜀二虏。若是灭吴,粗略计较一下,造战船,开水道,得用千余万个工日,这就要十万人一百几十天才能完成。别的南方地势低下天气潮湿,必然会发生疾疫。当今应先取蜀,灭蜀三年之后,借巴蜀能够顺流而下的有益地势,水陆并进,这就像汗青上晋灭虞定虢,秦吞韩并魏那样容易了。蜀兵士据统计有九万,驻守成都及守备后方诸郡的不下四万,余下的不外五万。现在将姜维拖在沓中,使他不克不及东顾,然后大军直指骆谷,出其空虚之地,以袭击汉中。蜀军若各自据城守险,必然军力分离,首尾隔断。我们能够集结大军破其城池,派斥逐兵占领村野,剑阁无暇守其险,关头无自保之力。以刘禅之昏庸,外面边城沦陷,内部士女惊讶,其消亡是能够意料的。”征西将军邓艾认为蜀尚无祸乱之机可乘,屡次提出分歧看法。司马昭感应忧愁,派主簿师纂邓艾军作司马,寻找机遇挽劝,邓艾这才衔命。于是征发四方之兵十八万,使邓艾从狄道到沓中进攻姜维,雍州刺史诸葛绪从祁山出发驻军武街,隔离姜维的退路,镇西将军钟会率领前将军李辅、征蜀护军胡烈等从骆谷进攻汉中。

  魏灭蜀之疆场图

  八月,大军从洛阳出发,大赏将士,排阵誓师。将军邓敦提出蜀不成伐,司马昭将他斩首示众。九月,又使天水太守王颀攻姜维营,陇西太守牵弘在前面截击,金城太守杨欣进军甘松。钟会所率戎行分为二队,一队由李辅率领,颠末斜谷,将蜀将王含包抄于乐城,又使部将易恺在汉城进攻蒋斌。钟会率一队直指阳安,护军胡烈攻下关城。姜维闻讯后率军退回,王颀追击姜维,在强川打败蜀军。姜维与张翼、廖化归并共守剑阁,钟会进攻剑阁。十月,因各路军屡次报捷,曹奂以春秋时晋国的故地,共十郡,方圆七百里,封司马昭为晋公,晋位为相国,加九锡。

  十一月,邓艾率万余人从阴平越过绝险的大山进至江油,在绵竹大破蜀军,杀了诸葛瞻,首级传往京师。又进军雒县,蜀主刘禅降服佩服。曹奂命司马昭以相国身份统摄朝政,于是奉上新职符节,去掉侍中、大都督、录尚书的称号。司马昭上表让邓艾为太尉,钟会为司徒。钟会暗地谋划背叛,因此奥秘派使者诬陷邓艾。

  景元五年(264年)正月,用运囚犯的槛车召邓艾入京。初四,司马昭挟魏帝曹奂西征,驻军长安。其时,曹魏的宗室都在邺城,命处置中郎山涛兼管军司事,镇守邺城,调派护军贾充持节、督诸军,据守汉中。不久钟会在蜀中谋反,监军卫瓘、右将军胡烈攻钟会,并杀了他。邓艾及其子邓忠等尚未见到司马昭,也在路途中被杀,仍在洛阳的儿子都被诛杀。

  当初,钟会将要伐蜀,西曹属邵悌对司马昭说:“钟会很难让人安心,不克不及使他伐蜀。”司马昭笑道:“取蜀易如反掌,而世人都说不成,只要钟会与我看法分歧。灭蜀之后,华夏将士人人思归,蜀之遗民另有惊骇之心,钟会即便有背叛之心,也不会实现的。”工作最初果如司马昭所料。

  主词条:魏晋禅代魏晋禅让司马炎称帝

  景元五年(264年)三月三十日(公历5月2日),魏元帝曹奂再次下诏拜司马昭为相国,封为晋王,加九锡。

  咸熙二年(265年)八月,司马昭病死,时年五十五岁,葬于崇阳陵。九月,司马昭被谥为文王。十二月,其子司马炎代魏称帝,国号晋,史称西晋;司马昭被追封为文帝,庙号太祖。

  毌丘俭、文钦:忠肃宽明,乐善好士,有高世君子之度,忠实为国。

  王经:朝廷四方皆为之效死。

  曹髦:司马昭之心,路人所知也。

  羊祜:先帝顺天应时,西平巴、蜀,南和吴会,海内得以歇息,兆庶有乐安之心。而吴复背约,使边事更兴。夫期运虽天所授,而功业必由人而成,纷歧大举扫灭,则役无时得安。亦所以隆先帝之勋,成无为之化也。

  张悌:摧坚敌如折枯,荡异同如反掌,任贤使能,各尽其心,非智勇兼人,孰能如之?

  习凿齿:自是全国畏威怀德矣。君子谓司马上将军於是役也,可谓能以德攻矣。夫建业者异矣,各有所尚,而不克不及兼并也。故穷武之雄毙于不仁,存义之国丧于懦退,今一征而禽三叛,大虏吴众,席卷淮浦,俘馘十万,可谓壮矣。而未及安坐,种惠吴人,结异类之情,宠鸯葬钦,忘畴昔之隙,不咎诞众,使扬土怀愧,功高而人乐其成,业广而敌怀其德,武昭既敷,文算又洽,推是道也,全国其孰能当之哉!

  虞世南:克宁祸乱,南定淮海,西平淡蜀,役不逾时,厥功为重。及崇高纂位,伶俐夙智,朝野欣欣,方之文武,不克不及竭忠叶赞,拟迹伊周,遂乃伪杀彦士,委罪成济,自贻逆节,终享恶名。斯言之玷,不成为也。

  房玄龄:①世宗以睿略创基,太祖以雄才成务。事殷之迹空存,翦商之志弥远,三分全国,功业在焉。及逾剑销氛,浮淮静乱,桐宫胥怨,或所不胜。若乃体以名臣,格之端揆,周公流连于此岁,魏武满意于兹日。轩悬之乐,大启南阳,师挚之图,于焉北面。壮矣哉,包举天人者也!为帝之主,不亦难乎。②世宗继文,邦权未分。三千之士,其从如云。世祖无外,灵关静氛。反虽讨贼,终为弑君。

  王应麟:司马师引二败认为己过,司马昭怒王仪责在元帅之言。昭之恶,甚于师。

  罗贯中:①假意投身强哭尸,公开弑主待推谁?欲诛成济瞒全国,全国人人已尽知!

  王夫之:①司马昭、郭威虽逆,而固非朱温之暴,能够理夺者也。

  赵翼:司马氏当魏室未衰,乘机窃权,废一帝、弑一帝而夺其位,比之于操,其功罪不成同日语矣!

  父亲:晋宣帝司马懿

  母亲:宣穆皇后张春华

  长兄:晋景帝司马师(同母兄)

  三弟:平原王司马干(同母弟)

  四弟:汝南文成王司马亮

  五弟:琅邪武王司马伷

  六弟:清惠亭侯司马京

  七弟:扶风武王司马骏

  八弟:梁孝王司马肜

  九弟:赵王司马伦

  文明皇后王元姬

  晋武帝司马炎,文明皇后所生

  齐献王司马攸,文明皇后所生

  城阳哀王司马兆,文明皇后所生

  辽东悼惠王司马定国,文明皇后所生

  广汉殇王司马广德,文明皇后所生

  乐安平王司马鉴,母不详

  燕王司马机,母不详,出继叔父清惠亭侯司马京

  司马永祚,母不详,早亡

  乐平王司马延祚,母不详

  京兆公主,文明皇后所生

  常猴子主,嫁王济

  《三国志·魏书·崇高乡公传》(注引《汉晋春秋》、《魏氏春秋》等)

  《晋书·帝纪第二·景帝文帝纪》

  司马昭之心,路人皆知

  在小说《三国演义》中,司马昭生平与野史大体不异。晚年随父司马懿抵御诸葛亮伐魏,多有军识。司马师身后,司马昭为上将军。手握兵权,专揽国政,并阴谋代魏。甘露五年,杀魏帝曹髦,另立曹奂为帝。景元四年,司马昭分兵伐蜀。蜀消亡后,钟会阴谋造反,司马昭率领大军亲讨。未至,钟会业已败亡。回朝后自称晋公,后加晋王。立子炎为世子。司马昭戏责阿斗,阿斗乐蜀不动情。咸熙二年,司马昭中风猝死。数月后,子司马炎代魏称帝。建晋朝。追尊司马昭为文帝,庙号太祖。

  司马昭游戏抽象

  边锋《三国杀》:司马昭

  日本KOEI(现KOEI TECMO)公司《真·三国无双》系列:司马昭

  司马昭影视抽象

  (41张)

  《三国演义》

  《诸葛孔明》

  《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》

  《大军师司马懿之虎啸龙吟》

  解读词条背后的学问

  汗青专栏作家,趣谈汗青,亭殿阁藏真史

  谋朝篡位逼不得已,路人皆知的司马昭不应受人辱骂

  司马昭之心,路人皆知。这是中国烂大街的鄙谚,讲的是三国期间的魏臣司马昭,继其父及其兄之后,继续成长司马家族势力权倾朝野,其篡位野心人尽皆知。而说这话的人,是魏帝曹髦,曹髦那年年仅二十岁,在位不足七年,被司马昭翅膀刺死。话说到这,司马昭似乎曾经被定位——狼子野心的阴谋家。然而...

  曹魏名将邓艾只用几千戎马 为何就逼得刘禅弃城降服佩服

  邓艾大白,本人走到了这一步,曾经没有后路了。他怒骂邓忠、司马师纂:“存亡之分,在此一举,何不成之有?”骂骂咧咧地要将他们杀掉。邓忠、司马师纂见势不妙,赶紧归去批示再战。

  司马懿父子为何被后世口诛笔伐?缘由是他们做了四件事,为人不齿

  司马懿父子阴鸷暴虐、奸滑虚假,为了上位做出的恁多卑劣事,其实是令人不忍细观,以至连晋明帝在听闻祖上的事迹后,也羞愧万分,婉言司马家的山河难保。如斯卑劣龌龊的父子“三人档”,在后世遭遇如潮般的口诛笔伐,莫非不应当吗?

  曹操、司马昭为什么把改朝换代的事留给儿子?

  熟读三国的都晓得,魏蜀吴三家斗了半个世纪,最初被晋截胡,曹操奋斗了终身的功效给司马家做了嫁奁,而司马家的称帝之路完全就是曹家的翻版。虽然称帝的套路一样,可是曹家和司马家的称帝仍是有素质的区别。曹操没有称帝,把机遇留给了曹丕;司马昭没有称帝,把机遇留给了司马炎,这完全一模一样...

  司马昭为何选用“晋”作为国号?

  本文全面梳理了司马昭为何故“晋”作为国号,以及后世史家又是若何习惯沿用“西晋”、“东晋”、“司马晋”、“牛晋”等习称或谐称的,但愿对列位读者有所协助。

  2019-04-16

  《晋书》:文皇帝讳昭,字子上,景帝之母弟也。魏景初二年,封新城乡侯。正始初,为洛阳典农中郎将。值魏明豪侈之后,帝蠲除苛碎,不违农时,苍生大悦。转散骑常侍。

  《晋书》:上将军曹爽之伐蜀也,以帝为征蜀将军,副夏侯玄出骆谷,次于兴势。蜀将王林夜袭帝营,帝坚卧不动。林退,帝谓玄曰:“费祎以据险距守,进不获战,攻之不成,宜亟旋军,认为后图。”爽等引旋,祎果驰兵趣三岭,争险乃得过。遂还,拜议郎。

  《晋书·传记第五十八》:王裒,字伟元,城阳营陵人也。祖修,出名魏世。父仪,高亮雅直,为文帝司马。东关之役,帝问于众曰:“近曰之事,谁任其咎?”仪对曰:“责在元帅。”帝怒曰:“司马欲委罪于孤邪!”遂引出斩之。

  《晋书》:及诛曹爽,帅众卫二宫,以功增邑千户。蜀将姜维之寇陇右也,征西将军郭淮自长安距之。进帝位安西将军、持节,屯关中,为诸军节度。淮攻维别将句安于麹,久而不决。帝乃进据长城,南趣骆谷以疑之。维惧,退保南郑,安军绝援,帅众来降。转安东将军、持节,镇许昌。及大军讨王凌,帝督淮北诸军事,帅师会于项。增邑三百户,假金印紫绶。寻进号都督,统征东将军胡遵、镇东将军诸葛诞伐吴,战于东关。二军败绩,坐失侯。蜀将姜维又寇陇右,扬声欲攻狄道。以帝行征西将军,次长安。雍州刺史陈泰欲先贼据狄道,帝曰:“姜维攻羌,收其质任,聚谷作邸阁讫,而复转行至此,正欲了塞外诸羌,为后年之资耳。若实向狄道,安肯宣露,令外人知?今扬声言出,此欲归也。”维果烧营而去。会新平羌胡叛,帝击破之,遂耀兵灵州,北虏震詟,叛者悉降。以功复封新城乡侯。

  《晋书》:崇高乡公之立也,以参定策,进封高都侯,增封二千户。毌丘俭、文钦之乱,大军东征,帝兼中领军,留镇洛阳。及景帝疾笃,帝自京都省疾,拜卫将军。景帝崩,皇帝命帝镇许昌,尚书傅嘏帅六军还京师。帝用嘏及钟会策,自帅军而还。至洛阳,进位上将军加侍中,都督中外诸军、录尚书事,辅政,剑履上殿。帝固辞不受。

  《晋书》:甘露元年春正月,加大都督,奏事不名。夏六月,进封高都公,处所七百里,加之九锡,假斧钺,进号大都督,剑履上殿。又固辞不受。秋八月庚申,加假黄钺,增封三县。

  《晋书》:二年夏蒲月辛未,镇东上将军诸葛诞杀扬州刺史乐綝,以淮南作乱,遣子靓为质于吴以请救。议者请速伐之,帝曰:“诞以毌丘俭轻疾倾覆,今必外连吴寇,此为变大而迟。吾当与四方同力,以全胜制之。”乃表曰:“昔黥布背叛,汉祖亲征;隗嚣违戾,光武西伐;烈祖明皇帝乘舆仍出:皆所以奋扬赫斯,震耀威武也。陛下宜暂临戎,使将士得凭天威。今诸军可五十万,以众击寡,蔑不克矣。”秋七月,奉皇帝及皇太后东征,征兵青、徐、荆、豫,分取关中游军,皆会淮北。师次于项,假廷尉何桢节,使淮南,宣慰将士,申明逆顺,示以诛赏。甲戌,帝进军丘头。吴使文钦、唐咨、全端、全怿等三万余人来救诞,诸将逆击,不克不及御。将军李广临敌不进,泰山太守常时称疾不出,并斩之以徇。

  《晋书》:八月,吴将朱异帅兵万余人,留辎重于都陆,轻兵至黎浆。监军石苞、衮州刺史州泰御之,异退。泰山太守胡烈以奇兵袭都陆,焚其粮运。苞、泰复进击异,大破之。异之余卒馁甚,食葛叶而遁,吴人杀异。帝曰:“异不得至寿春,非其罪也,而吴人杀之,适以谢寿春而坚诞意,使其犹望救耳。若其不尔,彼当突围,决一旦之命。或曰大军不克不及久,省食减口,冀有他变。料贼之情,不出此三者。今当多方以乱之,备其越逸,此胜计也。”因命合围,分遣羸疾就谷淮北,禀军士大豆,人三升。钦闻之,果喜。帝愈羸形以示之,多纵反间,扬言吴救方至。诞等益宽恣食,俄而城中乏粮。石苞、王基并请攻之,帝曰:“诞之逆谋,非一朝一夕也,聚粮完守,外结吴人,自谓足据淮南。钦既同恶相济,必未便走。今若急攻之,损游军之力。外寇卒至,表里受敌,此危道也。今三叛相聚于孤城之中,天其或者将使同戮。吾当以长策縻之,但苦守三面。若贼陆道而来,军粮必少,吾以游兵轻骑绝其转输,可不战而破外贼。外贼破,钦等必成擒矣。”全怿母,孙权女也,获咎于吴,全端兄子祎及仪奉其母来奔。仪兄静时在寿春,用钟会计,作祎、仪书以谲静。静兄弟五人帅其众来降,城中大骇。

  《魏书·王毋丘诸葛邓钟传》:诞麾下数百人,坐不降见斩,皆曰:“为诸葛公死,不恨。”其得人心如斯。

  《晋书》:三年春正月壬寅,诞、钦等出攻长围,诸军逆击,走之。初,诞、钦内不相协,及至穷蹙,转相疑贰。会钦计事与诞忤,诞手刃杀钦。钦子鸯攻诞,不克,逾城降。认为将军,封侯,使鸯巡城而呼。帝见城上持弓者不发,谓诸将曰:“可攻矣!”二月乙酉,攻而拔之,斩诞,夷三族。吴将唐咨、孙弥、徐韶等帅其属皆降,表加爵位,禀其馁疾。或言吴兵必不为用,请坑之。帝曰:“就令亡还,适见中国之弘耳。”于是徙之三河。夏四月,归于京师,魏帝命改丘头曰武丘,以旌武功。

  《晋书·文帝纪》:蒲月,皇帝以并州之太原上党西河乐平新兴雁门、司州之河东平阳八郡,处所七百里,封帝为晋公,加九锡,进位相国,晋国置讼事焉。九让,乃止。于是增邑万户,食三县,诸子之无爵者皆封列侯。秋七月,奏录先世名臣元功大勋之子了,随才叙用。

  《晋书·文帝纪》:四年夏六月,分荆州置二都督,王基镇新野,州泰镇襄阳。使石苞都督扬州,陈骞都督豫州,钟毓都督徐州,宋钧监青州诸军事。

  《三国志·三少帝纪》注引《汉晋春秋》:帝见威权日去,不堪其忿。乃召侍中王沈、尚书王经、散骑常侍王业,谓曰:“司马昭之心,路人所知也。吾不克不及坐受废辱,今日当与卿自出讨之。”王经曰:“昔鲁昭公不忍季氏,败走失国,为全国笑。今权在其门,为日久矣,朝廷四方皆为之致死,掉臂逆顺之理,非一日也。且宿卫空阙,兵甲寡弱,陛下何所资用,而一旦如斯,无乃欲除疾而更深之邪!祸殆意外,宜见重详。”帝乃出怀中版令投地,曰:“行之决矣。正使死,何所惧?况不必死邪!”於是入白太后,沈、业驰驱告文王,文王为之备。帝遂帅僮仆数百,鼓噪而出。文王弟屯骑校尉伷入,遇帝於东止车门,摆布呵之,伷众驰驱。中护军贾充又逆帝战於南阙下,帝自用剑。众欲退,太子舍人成济问充曰:“事急矣。当云何?”充曰:“畜养汝等,正谓今日。今日之事,无所问也。”济即前刺帝,刃出於背。文王闻,大惊,自投于地曰:“全国其谓我何!”太傅孚奔往,枕帝股而哭,哀甚,曰:“杀陛下者,臣之罪也。”

  《三国志·三少帝纪》注引《魏氏春秋》:戊半夜,帝自将冗从仆射李昭、黄门从官焦伯等下陵云台,铠仗授兵,欲因际会,自出讨文王。会雨,有司奏却日,遂见王经等出黄素诏於怀曰:“是可忍也,孰不成忍也!今日便当决行此事。”入白太后,遂拔剑升辇,帅殿中宿卫苍头官僮击战鼓,出云龙门。贾充自外而入,帝师溃散,犹称皇帝,手剑奋击,众莫敢逼。充帅厉将士,骑督成倅弟成济以矛进,帝崩于师。时暴雨雷霆,晦冥。魏末传曰:贾充呼帐下督成济谓曰:“司马家事若败,汝等岂复有种乎?何不出击!”倅兄弟二人乃帅帐下人出,顾曰:“当杀邪?执邪?”充曰:“杀之。”兵交,帝曰:“放仗!”上将军士皆放仗。济兄弟因前刺帝,帝倒车下。

  《三国志·三少帝纪》:太后诏曰:”夫五刑之罪,莫大于不孝。夫人有子不孝,尚告治之,此儿岂复成人主邪?吾妇人不达大义,以谓济不得便为大逆也。然上将军志意诚心,讲话恻怆,故听如所奏。当班下远近,使知本末也。“注引《魏氏春秋》:成济兄弟不即服罪,袒而升屋,丑言悖慢,自下射之,乃殪。

  《晋书》:皇帝既以帝三世宰辅,政非己出,情不克不及安,又虑废辱,将临轩召百僚而行放黜。蒲月戊半夜,使冗从仆射李昭等发甲于陵云台,召侍中王沈、散骑常侍王业、尚书王经,出怀中黄素诏示之,戒严俟旦。沈、业驰告于帝,帝召护军贾充等为之备。皇帝知事泄,帅摆布攻相府,称有所讨,敢有动者族诛。相府兵将止不敢战,贾充叱诸将曰:“公畜养汝辈,正为今日耳!”太子舍人成济抽戈犯跸,刺之,刃出于背,皇帝崩于车中。帝召百僚谋其故,仆射陈泰不至。帝遣其舅荀顗舆致之,延于曲室,谓曰:“玄伯,全国其如我何?”泰曰:“惟腰斩贾充,微以谢全国。”帝曰:“卿更思其次。”泰曰:“但见其上。不见其次。”于是归咎成济而斩之。太后令曰:“昔汉昌邑王以罪发为庶人,此儿亦宜以庶人礼葬之,使外内咸知其所行也。”杀尚书王经,贰于我也。庚寅,帝奏曰:“故崇高乡公帅从驾人兵,拔刃鸣鼓向臣所,臣惧兵刃相接,即敕将士不得有所危险,违令者以军法处置。骑督成倅弟太子舍人济入兵阵,伤公至陨。臣闻人臣之节,有死无贰,事上之义,不敢避祸。前者变故卒至,祸同发机,诚欲委身守死,惟命所裁。然惟本谋,乃欲上危皇太后,倾覆宗庙。臣忝当元辅,义在安国,即骆驿申敕,不得逼近舆辇。而济妄入阵间,致使大变,哀怛悔恨,五内摧裂。济干国乱纪,罪大恶极,辄收济家眷,付廷尉。”太后从之,夷济三族。与公卿议,立燕王宇之子常道乡公璜为帝。六月,改元。

  《晋书·卷四十九·传记第十九》:初,康居贫,尝与向秀共锻于大树之下,以自赡给。颍川钟会,贵令郎也,精练有才辩,故往造焉。康不为之礼,而锻不辍。良久会去,康谓曰:“何所闻而来?何所见而去?”会曰:“闻所闻而来,见所见而去。”会以此憾之。及是,言于文帝曰:“嵇康,卧龙也,不成起。公无忧全国,顾以康为虑耳。”因谮“康欲助毌丘俭,赖山涛不听。昔齐戮华士,鲁诛少正卯,诚以害时乱教,故圣贤去之。康、安等言论放肆放任,非毁典谟,帝王者所不宜容。宜因衅除之,以淳风尚”。帝既昵听信会,遂并害之。 康将刑东市,太学生三千人请认为师,弗许。康顾视日影,索琴弹之,曰:“昔袁孝尼尝从吾学《广陵散》,吾每靳固之,《广陵散》于今绝矣!”时年四十。海内之士,莫不痛之。帝寻悟而恨焉。

  《资治通鉴·卷第七十八》:钟会方有宠于司马昭,闻嵇康名而造之,康盘蹲而锻,不为之礼。会将去,康曰:“何所闻而来,何所见而去?”会曰:“闻所闻而来,见所见而去!”遂深衔之。山涛为吏部郎,举康自代。康与涛书,自说不胜流俗,而非薄汤、武。昭闻而怒之。康与东平吕安亲善,安兄巽诬安不孝,康为证其否则。会因谮“康尝欲助毌丘俭,且安、康有盛名于世,而言论放肆放任,害时乱教,宜因而除之。”昭遂杀安及康。康尝诣隐者汲郡孙登,登曰:“子才多识寡,难乎免于今之世矣!”

  《晋书》:夏,帝将伐蜀,乃谋众曰:“自定寿春已来,息役六年,治兵缮甲,以拟二虏。略计取吴,作战船,通水道,当用千余万功,此十万人百数十日事也。又南土下湿,必生疾疫。今宜先取蜀,三年之后,在巴蜀顺流之势,水陆并进,此灭虞定虢,吞韩并魏之势也。计蜀兵士九万,居守成都及备他郡不下四万,然则余众不外五万。今绊姜维于沓中,使不得东顾,直指骆谷,出其空虚之地,以袭汉中。彼若婴城守险,兵势必散,首尾离绝。举公共以屠城,散锐卒以略野,剑阁不暇守险,关头不克不及自存。以刘禅之暗,而边城外破,士女内震,其亡可知也。”征西将军邓艾认为未有衅,屡陈贰言。帝患之,使主簿师纂为艾司马以喻之,艾乃衔命。于是征四方之兵十八万,使邓艾自狄道攻姜维于沓中,雍州刺史诸葛绪自祁山军于武街,绝维归路,镇西将军钟会帅前将军李辅、征蜀护军胡烈等自骆谷袭汉中。秋八月,军发洛阳,大赉将士,陈师誓众。将军邓敦谓蜀未可讨,帝斩以徇。九月,又使天水太守王颀攻维营,陇西太守牵弘邀其前,金城太守杨颀趣甘松。钟会分为二队,入自斜谷,使李辅围王含于乐城,又使步将易恺攻蒋斌于汉城。会直指阳安,护军胡烈攻下关城。姜维闻之,引还,王颀追败维于强川。维与张翼、廖化合军守剑阁,钟会攻之。冬十月,皇帝以诸侯献捷交至,乃申前命。

  《晋书》:十一月,邓艾帅万余人自阴平逾绝险至江由,破蜀将诸葛瞻于绵竹,斩瞻,传首。进军雒县,刘禅降。皇帝命晋公以相国总百揆,于是上节传,去侍中、大都督、录尚书之号焉。表邓艾为太尉,钟会为司徒。会潜谋背叛,因密使谮艾。

  《三国志·王毌丘诸葛邓锺传第二十八》:艾父子既囚,锺会至成都,先送艾,然后作乱。会已死,艾本营将士追出艾槛车,迎还。瓘遣田续等讨艾,遇於绵竹西,斩之。子忠与艾俱死,馀子在洛阳者悉诛,徙艾老婆及孙於西域。

  《晋书》:咸熙元年春正月,槛车征艾。乙丑,帝奉皇帝西征,次于长安。是时魏诸贵爵悉在邺城,命处置中郎山涛行军司事,镇于邺,遣护军贾充持节、督诸军,据汉中。钟会遂反于蜀,监军卫瓘、右将军胡烈攻会,斩之。初,会之伐蜀也,西曹属邵悌言于帝曰:“钟会难信,不成令行。”帝笑曰:“取蜀如指掌,而世人皆言不成,唯会与吾意同。灭蜀之后,中国将士,人自思归,蜀之遗黎,犹怀震恐,纵有异志,无能为也。”卒如所量。

  《晋书》:秋八月辛卯,帝崩于露寝,时年五十五。九月癸酉,葬崇阳陵,谥曰文王。武帝受禅,追尊号曰文皇帝,庙称太祖。

  援用日期2012-08-24

  援用日期2016-07-21

  .《三国志》

  ,晋朝、南北朝

  :《三国志》魏书第三卷774页裴注:习凿齿曰

  .新东方宝典

  援用日期2013-04-20

  援用日期2013-12-16

  援用日期2013-08-31

  .三国在线.

  .国粹导航

  援用日期2017-06-21

  .国粹导航

  援用日期2013-07-23

  《廿二史札记:魏晋禅代分歧》

  《晋书·卷三十一·传记第一》:“文明王皇后,讳元姬………归于文帝,生武帝及辽东悼王定国、齐献王攸、城阳哀王兆、广汉殇王广德、京兆公主。”

  《晋起居注》曰:泰始三年,使使持节兼五官中郎将宗正丞司马恢拜崇阳园妾李琰为修华,王宣为修容,徐琰为修仪,吴淑为婕妤,赵延为充华。

  《晋书·卷三十八·传记第八》:“文帝九男,文明王皇后生武帝、齐献王攸、城阳哀王兆、辽东悼惠王定国、广汉殇王广德,其乐安平王鉴、燕王机、皇子永祚、乐平王延祚不知母氏。燕王机继清惠亭侯,别有传。永祚早亡,无传。”

  《初学记·卷十·驸马第七》:王济尚晋文帝女常猴子主,拜驸马都尉。

  援用日期2018-08-06

  援用日期2018-08-06

  援用日期2013-12-16

  词条标签:

  司马昭图册

  V百科往期回首

  浏览次数:

  编纂次数:217次汗青版本

  比来更新:

  michaellee345

  (2019-07-29)

  凸起贡献榜

  举报不良消息

  未通过词条申述

  赞扬侵权消息

  封禁查询与解封

  ©2019Baidu

  京ICP证03017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