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杨桂村 > 她为啥有那么大的吸引力?

http://infobilans.com/ygc/366.html

她为啥有那么大的吸引力?

时间:2019-07-19 00:11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  由内容质量、互动评论、分享传布等多维度分值决定,勋章级别越高(),代表其在平台内的分析表示越好。

  原题目:她为啥有那么大的吸引力?

  【“老家许昌”讲坛】

  《毛爱莲前传》系列之8

  她为啥有那么大的吸引力?‖老家许昌

  文‖马炎心 贾凤翔

  【上回说到,日本侵华军驻漯河司令部大队长冈村逼毛爱莲为他唱戏,毛爱莲执意不唱,后来游击队来了,打退了日本人,毛爱莲和剧社的人乘隙闪出……】

  杨长襻在寻女路上又走了两年。

  此日,国民舞台梨园姑且歇息室内,毛黄氏正在屋里坐着品茶,一个小演员跑了进来:“大娘,外边来个老头儿,说是俺小爱姐的爹,来找俺小爱姐。”

  毛黄氏晓得,老头是要找小爱归去。16岁的小爱曾经是毛黄氏的钱树子了,她当然不会让小爱走,便对小演员说:“就说你小爱姐不在这儿,设法把他哄走算了。”

  毛黄氏心里清晰,杨长襻走了,但还会回来,得把小爱收入去。她把毛爱莲叫来说:“小爱,你不早说要换行头吗?今天白日不表演,你跟兰花到街上好好挑挑。”

  毛爱莲便跟兰花上了街。

  杨长襻转了一圈儿,得知舍儿仍在国民舞台,大白是毛黄氏耍把戏。若是再去,会吃闭门羹,便想了个主见。

  杨长襻走进一家戏具商铺,要买雉鸡翎。

  商铺伴计看杨长襻不像梨园儿上的人,用迷惑的目光望着他:“这是梨园演戏用的。”

  “我就是要梨园演戏用的。”

  “那……这几种,你看要哪一种?”

  “要最廉价的。”

  杨长襻前脚刚走,毛爱莲和兰花走进商铺。父女俩当面错过。

  国民舞台歇息室,一个小演员向毛黄氏演讲:“大娘,门口来个卖雉鸡翎的,问咱要不要。”

  梨园正需要呢,毛黄氏便让进来。

  毛黄氏一看,卖雉鸡翎的竟是杨长襻,脱口说道:“你咋来了?”

  “你不是买雉鸡翎吗?”

  “明说吧,你想干啥?”

  “你心里清晰。舍儿呢?”

  “不是你把她拉走了?这么多年音信全无。”

  杨长襻不再跟毛黄氏华侈口舌,挨着房间门口往里找,找到尽头,无人。

  此时,毛爱莲还在街上。她看到街边有个生果摊,便想给妈买点儿甘蔗带归去。

  毛爱莲戏走红,人也出落得愈加标致,粉丝如云。卖生果白叟一眼认出毛爱莲,他是戏迷,凹凸不要钱。

  毛爱莲强塞了钱,拿甘蔗要走,被另一买甘蔗的顾客看到,惊叫一声:“毛爱莲!”

  路人纷纷围了上来。

  有人叫嚷着:“看毛爱莲呵!看仙女下凡呵!”

  “看毛爱莲的如意郎君呵!”女小生兰花日常平凡发型、穿着都是男性服装,被人误认为男青年。

  围观的人把毛爱莲和兰花围在两头。

  兰花向旁边的人求情:“您行行好,闪开一条路,叫俺归去吧!”

  一青年说:“您在街上谈爱情,叫俺看看你妻子,归去干啥?”

  围观的人越聚越多,道路堵塞,车辆无法通行,喇叭乱鸣。

  两个差人跑来,高声呼喊着:“走开,走开!不准堵塞交通!”他们去拉人,却被人们挤得摆布趔趄。

  差人仓猝演讲,已被汲引为差人局长的霍武彪仓猝命令:“全体出动!”

  陌头,警笛尖叫,几辆警车开到人群外停住,差人跳下车来,用枪托分隔人群,挤向核心。差人站成一排,护住毛爱莲和兰花,向人们叫嚷着:“走开,走开!”

  人们哪听他的?

  眼看要出人命,差人队长王麻子情急智生,走进旁边店肆,对掌柜说:“能不克不及叫毛爱莲在你铺里躲一躲?”

  掌柜忙陪笑脸:“长官,那人们还不把我这小店挤塌?”

  掌柜见王麻子脸上不悦,忙出主见:“长官,我这店有个后门儿,您庇护毛爱莲过来,我派个伴计领着从后门儿出去。您看咋样?”

  王麻子想了想,只好如斯了。

  王麻子和两个差人庇护毛爱莲和兰花走出店肆后门儿。后门儿外是一条冷巷,很冷僻。兰花把本人的外套脱下来,让毛爱莲包住脑袋。

  王麻子交接:“好,就如许吧!当前可别再等闲出门儿上大街了。”

  毛爱莲头上包着衣服回到剧院。得知爹刚走,拔腿就往外跑。

  毛黄氏忙说:“小爱,你追他干啥?他见了你,不还得把你拉走?”

  毛爱莲跑了几步停住:“可他终究是俺爹哩呀!”回身对九斤说:“九斤,你把拉人力车的阿谁年轻人给我找来。”

  九斤找来关纯生,毛爱莲对他说:“师傅,麻烦你给我办件事儿,你把这点儿钱送到舞阳县杨桂村杨长襻家,他是俺爹哩。”说着取出一个纸包交给他。

  关纯生捉弄地:“你不怕我拿住钱跑喽?”

  “你不会!”

  “你咋晓得我不会?”

  “看着不像!”

  二人相视,会意地笑了起来。

  毛爱莲不晓得,上这一趟街招来了祸,一只魔爪向她伸来。

  陌头堵塞事务让差人局长霍武彪思维中萦回一个问题:毛爱莲怎样有那么大的吸引力?

  王麻子向他报告请示:“局座,毛爱莲脸蛋儿好,身段好,风度好,比仙女儿还仙女儿哩。仙女儿不会唱戏,那毛爱莲戏又唱得好,人们咋不入迷哩!”

  霍武彪喃喃地:“要能叫她来陪陪我,也不枉到世上走这一遭。”

  王麻子演讲:“局座,那毛爱莲曾经有了对象。”

  “你咋晓得?”

  “适才就是毛爱莲跟她对象一块上街,才被人们围起来的。”

  霍武彪命令:“把那小子抓来补缀一顿,叫他走开。”

  无辜的兰花被抓进差人局。差人先来个下马威,把兰花揍了一顿。然后才告诉她,别再打毛爱莲的主见。兰花只得申明本人是女人,是演小生的,才一副汉子打扮。

  霍武彪听了王麻子演讲,哈哈大笑:“你呀,拔鹌鹑也分不出公母。把她放归去算了。老弟,你看下一步咋办?”

  王麻子转了转眼珠:“局座,明天是您的寿诞,请毛爱莲来唱堂会,趁便把她留下。你看咋样?”

  “老弟,你把这事儿办成,我必然汲引你。”

  王麻子带着几个差人来到国民舞台。毛爱莲听珍珠说差人局长要让本人去唱堂会,明白暗示不去。

  毛黄氏担忧:“小爱,霍武彪那人咱可是惹不起呵!”

  喜好毛爱莲的师兄徐永玉更担忧:“小爱,你可不克不及去,凡是请唱堂会的都有孬心眼儿!”

  霍武彪闻听毛爱莲拒绝唱堂会,登时怒气冲冲:“伶人也想翻天?”让王麻子再去见毛爱莲。

  可毛爱莲说:“我们梨园没有这老实。”

  “你们的老实要从命局长的老实。你到底去不去?”

  毛爱莲直截了当:“不去!”

  王麻子恼羞成怒:“我要尝尝咱俩谁厉害。把毛爱莲给我捆起来抬走!”

  毛爱莲随手拿起一把铰剪:“你敢捆我,我就死给你看!”

  王麻子怕出人命,忙皮笑肉不笑地:“毛班主,当差不自在,自在不妥差,我是替身家跑腿处事的,上头发了话,我才来请您呀!”

  “我从来没传闻过有用绳子捆着请的。今天我是坚定不去!”

  “毛班主若是执意不去,我也没有法子。可您总得叫我有法儿交差吧。如许吧,你们去小我,把环境说说,免得上峰认为我没来请。”

  毛黄氏便跟着王麻子走了。

  霍武彪听王麻子说毛爱莲不愿来,心急如火,便命令将毛黄氏捆了起来。

  徐永玉听到这个动静,忙给毛爱莲说:“小爱,这是要挟你,你得顶住!”

  【下回看点】

  【作者简介】马炎心,结业于河南大学汗青系。历任中共许昌市委副秘书长兼办公室主任、许昌市文化旧事出书局局长、中共许昌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等职。系中国戏剧文学学会会员、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。编写、拾掇各类剧目近20部,多部加入省级以上赛事并获多项大奖。独自或与人合作出书戏剧、文学和汗青研究专著多部,在省表里具有普遍影响。

  贾凤翔,曾获河南省高档院校结业统考汉言语文学专业全省第一名,进修结业于华中师范大学,现为许昌市老干部大学文学教师。在小说、散文、戏剧、影视、曲艺、诗歌、文艺评论、汗青研究、书法、音乐、摄影、演讲、表演诸范畴均有作品在国度级、省级颁发或获奖。出版三十余本。系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、中国硬笔书法协会会员、河南省戏剧家协会会员、河南省曲艺家协会会员。名列《中国现代文艺家辞典》。博客被新浪总部评为全球十大新锐之一。

  1、本文由作者授权颁发,文责作者自傲,若有侵权,请通知本今日头条号当即删除。本文作者概念不代表本今日头条号立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