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杨桂村 > 明星的热泪_霍武彪

http://infobilans.com/ygc/340.html

明星的热泪_霍武彪

时间:2019-07-15 20:04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  由内容质量、互动评论、分享传布等多维度分值决定,勋章级别越高(),代表其在平台内的分析表示越好。

  原题目:明星的热泪

  【“老家许昌”讲坛】

  《毛爱莲前传》系列之13(结局篇)

  明星的热泪‖老家许昌

  文‖马炎心 贾凤翔

  张秀卿毫无保留地向毛爱莲传艺,使毛爱莲收获颇丰。她们一路切磋,如何把汉剧、宛梆、南阳大调曲子、秦腔、吕剧、河北梆子等剧种的唱腔糅进越调里,丰硕越调的表示力。她们还研究,如何添加乱弹凹凸、强弱、快慢、顿挫、收缩、扩展、切分、变调、压板、送板、加垛、插花等的变化。

  毛爱莲还向张大姐就教,她是怎样把春秋、身份、性格反差极大的人物均演得妙绝的。张大姐的热情、宽大旷达,使毛爱莲一生难忘。

  在省城戏虽唱得响,但伤兵拆台,以至往舞台上扔手榴弹,梨园不得不分开开封。

  毛黄氏认为,驻马店有黄胖子罩着,仍是回那里好。

  毛黄氏被忽悠迷了。

  兴爱剧社回到驻马店,黄胖子欢快了。

  此日,黄胖子与秋海棠一边棋战,一边筹议:“海棠,毛爱莲在开封唱红,名气更大了,我也更喜好她了。可前次我帮了毛爱莲的忙,她妈也承诺让她做我的干闺女,日常平凡却没有交往,工作没有进展啊。”

  “老爷,我有个主见:叫毛爱莲来教我学唱戏,料她不会辞让。你来看我学戏,不就无机会接触了吗?”

  “你会唱戏,再叫毛爱莲教你,她会不会起狐疑?”

  “我在聚春楼时,琴棋书画啥都学,学那几句戏那能算会?毛爱莲是名角儿,当然能够教我。然后就像适才这步棋,先把车引过来,然后用炮打!”

  黄胖子直夸秋海棠伶俐。

  黄胖子没想到,他还有个敌手。

  霍武彪调到驻马店当差人局长。他对毛爱莲如许的顶尖级美女当然不会死心,但通过前次唱堂会,他晓得毛爱莲的脾性是宁折不弯,来硬的不可。有个相好的给他讲了一个故事:一个女人在路上走,太阳和冬风赌博,角逐谁能叫这女人脱衣服。冬风起劲吹,想把女人身上的衣服刮掉,可这女人越裹越紧;太阳呢,用力分发温暖,这女人就本人把衣服脱了。霍武彪感觉这故事有事理,就派王麻子去领会一下毛爱莲的具体环境,然后再想法子。

  秋海棠公然把毛爱莲请来教本人学戏。黄胖子急不成耐,秋海棠几回再三示意要他忍耐。

  这环境被王麻子密查到了,演讲给了霍武彪。

  霍武彪计上心来:“老弟,你去找几个新来的弟兄……”

  此日,毛爱莲正在秋海棠的居处里教她唱戏,俄然闯进三个面罩黑纱的人,将毛爱莲的嘴用手帕塞住,架住她拉到门外,塞进轿车。

  轿车开到一条冷巷中,蒙面人将毛爱莲拽下车,拉进一个大门内,闩上门。

  “毛小爱,今天跟爷儿们玩玩,你要学乖点儿,免受皮肉之苦。”暴徒说着就去解毛爱莲衣服上的扣子。

  毛爱莲吓坏了,竭力躲闪,但哪躲得开?

  正在求助紧急时,突然响起猛烈的敲门声:“开门,开门!”

  门被劈开,霍武彪带着众差人涌入院子。

  “光天化日,敢在我的地皮上欺侮良家女子,这还了得?把他们给我捆起来!”

  暴徒噗通跪下:“长官,手下留情呵!”

  霍武彪手一挥:“带走!”差人将暴徒押出门去。

  霍武彪把毛爱莲口中手帕取出:“这不是毛爱莲吗?此刻街面上乱,坏人多,你们可得小心呵!要不是我及时获得动静,你今天就要受欺侮了。”又对旁边差人说,“你们把毛班主送归去,要包管她的平安。”两个差人不断把毛爱莲送到剧院里。

  秋海棠也被吓坏了。后来传闻毛爱莲没事,就安心了。但黄胖子总感觉这事儿有点蹊跷;霍武彪解救毛爱莲的时间、地址怎样搞得那么准?他猜测,这是霍武彪导演的戏。

  黄胖子跟秋海棠筹议:“霍武彪这小子想跟我搞合作,到嘴的肥肉我能叫他吞了?看来,我们得加速程序,进一步联络豪情。”

  “明天是毛爱莲华诞,咱给她送点礼品?”

  “送啥好呢?”

  “眼下时髦的年轻女子不都喜好戴银镯子、金丝眼镜吗?咱送给她一套吧?”

  “行,我出钱,你去挑选着买。”

  来日诰日,秋海棠把细心挑选的金丝眼镜和银镯子送到毛黄氏那里。可是,当天晚上,眼镜、镯子就被小偷偷跑了。说来邪门,屋里什么都没丢,就丢这两样工具。

  第二天,差人局就破结案,霍武彪把失物送到毛黄氏手里。

  驻马店全镇都晓得毛爱莲有了霍黑子和黄胖子两个后台,一些保甲长和地痞恶棍再也不敢横行霸道。有人还编了一首民谣:毛爱莲,下了台,保长甲长两边排。有的喊吃饭,有的喊打牌,有的叫姑姑,有的叫奶奶。

  毛黄氏感觉,黄胖子和霍武彪真是大好人。但毛爱莲从他们淫邪的目光里,晓得他们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。她要学《凤仪亭》中的貂蝉,在两只虎豹两头斡旋,叫他们以毒攻毒。

  霍武彪派他的弟兄先扮暴徒,又当小偷,向毛爱莲施恩,盲目火候到了。再说,他也怕黄胖子及锋而试,要先下手为强。

  此日,霍武彪派王麻子到了兴爱剧社:“毛班主,今晚霍局长来了主要客人,想叫你去唱两段扫兴。”

  毛爱莲没有犹疑:“好,我顿时就去。”

  徐永玉挺担忧:“小爱,那霍黑子是个笑面虎,你可别上当呵!”

  毛爱莲心中无数,她把毛黄氏拉到内屋对她说:“妈,你去给黄胖子说说,就说霍武彪叫我到他那里去。”

  毛爱莲刚进霍武彪的房子,黄胖子就来了德律风,说是解放军在攻城,上峰叫黄到霍处筹议城防的事儿。

  毛爱莲乘隙说:“霍局长,你有要事,我走了。”

  “黄胖子这小子经常营私舞弊,他的话十句只要三句是真的,我从来不信。别管他,咱尽管喝酒。”

  霍武彪强求毛爱莲走进里间,里面摆好了筵席。

  “毛班主,你是客人,我先敬你一杯。”

  “霍局长,感谢你的好意,俺真的滴酒不沾。你不是有客人要听我唱戏吗?那客人呢?”

  “客人稍等就来。毛班主,自你来到驻马店,霍某对你不错吧?”

  “霍局长,你的好心我清晰。”

  “那,你还没有酬报我呢!”

  “霍局长,你叫我如何酬报你哩!”

  “小爱,我可是早就想你哩!”

  霍武彪把手伸向毛爱莲。

  此时,黄胖子的汽车停在差人局门口。黄胖子带两个马弁下车,三人径直往门里走去。一尖兵问:“你们干啥?”一马弁劈脸一耳光。

  黄胖子走到屋门口,霍武彪正把毛爱莲推倒在沙发上。毛爱莲挣扎着,又踢又打。

  黄胖子一脚把门踢开:“霍黑子,兵临城下,你在干什么?”

  “黄胖子,你小子怎样专跟我过不去,搅我的事儿?”

  “搅你什么事儿?你不晓得小爱是我的干闺女?采花盗柳盗到老子头上来了!”

  “黄胖子,这是差人局,不是你的商务会。你敢在这里张狂,我他妈把你平到这里!”霍武彪拔枪瞄准黄胖子。

  黄胖子和两个马弁也将枪口瞄准霍武彪:“霍黑子,你敢!”

  两边剑拔弩张。

  突然,外面枪声高文。王麻子跑来:“霍局长,欠好了!解放军攻城了!”霍武彪和黄胖子一惊,收枪向外跑去。

  毛爱莲乘隙逃出,坐到事先放置好的关纯生的人力车上,很快就没了踪迹。

  城门口,解放军兵士在连长刘正批示下冒着枪林弹雨冲过吊桥。

  兵士王水娃中弹倒下。刘正半跪在他身边:“水娃,你负伤了?”

  王水娃:“连长,别管我,你快和同志们往前冲。”

  刘正招待卫生员给王水娃包扎。

  一座高楼顶部,激烈的枪声中,关纯生插上一面红旗。红旗顶风飘动。

  剧院院中,毛爱莲和梨园的人眼望红旗,冲动万分。

  刘正与两个解放军兵士走过来:“你是兴爱剧社的毛爱莲同志吧?”

  “是我,你是……”

  “我们是王水娃同志的战友。王水娃同志在解放驻马店的战役中身负轻伤,因急救无效名誉牺牲。他临终前要我把这封信交给你。”刘正取出一封信交给毛爱莲。

  毛爱莲回到屋里,抽出信纸,只见上面写道:“舍儿,我们都是从杨桂村出来的穷孩子,是阶层情把我们连在了一路。在解放驻马店的战役打响之前,我突然想给你写这封信。我想给你说,打垮反动派当前,我们就有好日子过了,我就要把藏在心底的话给你说出来。我们要一路跟着走。水娃。”

  毛爱莲把信贴在胸口,心潮崎岖。她面前变幻出泥河洼里水娃㧟着破竹篮的镜头。那人的抽象慢慢恍惚,似乎不是水娃,像是贺文化,又像是徐永玉,或者关纯生……

  房顶红旗在风中猎猎作响,把毛爱莲从幻景拉回现实。她慢慢站起身来,眼含热泪,喃喃自语:“下九流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。”

  毛爱莲迎着向阳走去……

  【作者简介】马炎心,结业于河南大学汗青系。历任中共许昌市委副秘书长兼办公室主任、许昌市文化旧事出书局局长、中共许昌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等职。系中国戏剧文学学会会员、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。编写、拾掇各类剧目近20部,多部加入省级以上赛事并获多项大奖。独自或与人合作出书戏剧、文学和汗青研究专著多部,在省表里具有普遍影响。

  贾凤翔,曾获河南省高档院校结业统考汉言语文学专业全省第一名,进修结业于华中师范大学,现为许昌市老干部大学文学教师。在小说、散文、戏剧、影视、曲艺、诗歌、文艺评论、汗青研究、书法、音乐、摄影、演讲、表演诸范畴均有作品在国度级、省级颁发或获奖。出版三十余本。系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、中国硬笔书法协会会员、河南省戏剧家协会会员、河南省曲艺家协会会员。名列《中国现代文艺家辞典》。博客被新浪总部评为全球十大新锐之一。

  1、本文由作者授权颁发,文责作者自傲,若有侵权,请通知本今日头条号当即删除。本文作者概念不代表本今日头条号立场。